石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拍了五部的侏罗纪终于变了-【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5:47:19 阅读: 来源:石英厂家

预警,本文含部分剧透。

赶着端午档期上映的《侏罗纪世界2》,无疑是整个6月大陆院线的一剂强心针。

全球票房排名第五的前作《侏罗纪世界》,也让观众对这部续集充满期待。

首日票房2.02亿人民币,截至目前累计票房10.5亿,不出意外,第二部在大陆市场的票房成绩将会超过第一部。

但电影口碑,却似乎不尽人意。

《侏罗纪世界2》整体仍算是一部工整的商业片,在保持“侏罗纪”系列电影的特色之外,导演还做了新的风格尝试,影片后半段完全走的惊悚片套路。

效果如何,仁者见仁,但风格上的转变,不是偶然为之,而是为“侏罗纪”系列的未来摸索着出路。

1993年斯皮尔伯格拍出《侏罗纪公园》后,再次刷新商业大片的定义,不过除去逼真的特效和模型,故事模式仍是老斯拿手的冒险题材。

至于其后两部续集,甚至是重启版《侏罗纪世界》第一部,都没能跳脱出这种故事模板。

《侏罗纪世界2》却像是一个承上启下的转折点,影片前半段沿用老套路,主角登上努布拉岛,和食肉恐龙比脚力、拼智商,和食草恐龙打趣逗乐。只不过,他们这一次肩负着拯救恐龙的使命。

影片后半段进入别墅后,风格明显向惊悚片转变,封闭空间犹如被铁栏围住的竞技场,对手还是智商极高、有着极强杀戮欲望的暴虐迅猛龙。这感觉,就像你身处《异形》里的太空飞船中。

合家欢式的结局,也难以满足如今的观众口味。所以在情怀加成下,《侏罗纪世界》第一部也只拿到豆瓣7.6,IMDb7.0。

求变,是系列电影想要长久下去的必经之路。“侏罗纪”系列在细节上有着肉眼可见的进步:《侏罗纪公园2》里,霸王龙首次踏足人类世界;《侏罗纪公园3》,除了比霸王龙更凶狠的棘背龙称霸恐龙岛,翼龙、迅猛龙也有相当多的戏份。

《侏罗纪世界》,编剧在基因技术上再做文章,创造出更大更恐怖的暴虐霸王龙,还有沧龙惊艳亮相。《侏罗纪世界2》,影片风格转向科幻惊悚,算是作为系列电影最大胆的尝试。

普通恐龙与暴虐霸王龙、暴虐迅猛龙虽然都是基因技术的产物,但前者背负了哈蒙德博士的理想,后者完全是从资本家的商业思维里诞生的产物。

从新《侏罗纪》两部电影,能看得出编剧对于基因技术进一步的追问。当人造恐龙从温室中走向自然,并能生息繁衍,它们已然成为自然的一部分。

变异恐龙的出现,则打破了自然的平衡,因为它们本就不属于自然。

对大自然缺少敬畏,让《侏罗纪世界2》的反派自食其果。

当杰夫·高布伦饰演的马尔科姆博士再度现身“侏罗纪电影宇宙”,不只是粉丝情怀得到了满足,他的出现,代表着人类对于基因技术的抵制态度。

马尔科姆博士抵制拯救被困在努布拉岛上的恐龙们,因为他觉得,基因技术对人类而言,是潘多拉魔盒。

尤其是“侏罗纪”系列中头一次出现的克隆人,更能让人意识到滥用基因技术问题的严重性。

只可惜电影对于这个问题的探讨,仍是浅尝辄止。

电影虽然没有对克隆人有过多的刻画描写,但这个克隆人的出现,恰恰是电影往科幻惊悚转型的代表。

尤其是片中的暴虐迅猛龙对于克隆人一直手下留情,让观众猜测,这两个克隆生命之间,是否有所关联。

至于到底如何,观众可能要在第三部中,才能看到真相。

虽然大家都在调侃克里斯·帕拉特和布莱丝·达拉斯·霍华德的体型,但欧文仍是那个智勇双全的驯龙高手,导演还给了他发挥搞笑功力的空间,比如在岛上七扭八歪地躲避岩浆。

更多人是对女主克莱尔的形象,颇有微词。

从第一部的商人到第二部的恐龙保护主义者,确实有非常大的落差,或许正是因为对恐龙的愧疚之心,让她致力于保护恐龙。

其实,克莱尔的转变,也是映照着老版《侏罗纪公园》里哈蒙德博士的转变。

从把恐龙当做是赚钱工具的商人,变成意识到了那些恐龙也是生命、需要被保护的自然保护主义者。

因为得到了新出场人物洛克伍德博士的资助,并且他还为恐龙找到了一处适宜它们生存的小岛,所以克莱尔和欧文才决定去拯救恐龙。

而后又因为反派米尔斯的阴谋,众人与恐龙被困在别墅地下室上演了一出“孤堡惊情”。

无论是风格迥异的前后部分,还是主角薄弱的存在感,都没有电影结尾来的有争议。

剧情发展到了最后,反派被消灭了,主角眼看着要取得胜利了,偏偏地下室里的毒气泄漏了。

被关在牢笼里的恐龙无处可逃,女主克莱尔见状,急忙把牢门打开。

恐龙纷纷逃出,但仍有一扇大门,隔在它们和人类世界之间。

毒气散不出去,这扇门如果打不开,恐龙就要又一次经历灭绝;但如果这扇门打开了,恐龙就会进入人类世界,并有可能对人类造成威胁。

取舍之间,女主终究没有按下打开大门的按钮,而是另一个“人”拯救了这些恐龙。

在恐龙和人类之间,克莱尔、欧文和其他人,最终还是选择了站在人类这一边,他们十分清楚,把恐龙放出去会造成什么后果。

编剧之所以设计让另一个“人”来按下按钮,也是利用了TA的身份。

无论前面剧情有多工整,到结尾还是泄了气,这不又是下一部侏罗纪电影的超长宣传片吗?

人类和恐龙到底能否和谐共存,或将是第三部电影的命题。

《侏罗纪世界2》的导演,是西班牙导演胡安·安东尼奥·巴亚纳,有着非常突出的个人风格。

所以《侏罗纪世界2》中的优点,大都是视觉上的直接冲击。

无论是开头霸王龙出场时的光影变化,欧文在水下援救被困在玻璃球车里的人时的紧张刺激,还是欧文·克莱尔在车厢里抽取霸王龙的血时,霸王龙突然睁开的眼睛。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当属船离开即将被火山爆发毁灭的努布拉岛时,一只腕龙立在岸边,被火山灰慢慢吞噬的同时,发出凄凉的叫声。

无论是构图还是悲壮感,相信很多人都会对这个场景留下深刻的印象。

《侏罗纪世界》1、2部,延续了老版电影的世界观,时间线也是在老版之后。

但偏偏,新版电影世界观的建立,仍是上世纪90年代的那一套。

如果说老版电影里的无政府主义,还能以时代不同的原因,信息不发达搪塞过去。但新版电影中,整个世界已然进入到了互联网时代,努布拉岛却仍然像老电影中一样,一出事就处于无人管辖的状态。

用来推进剧情的戏剧手法,也都是陈词滥调。

就像《侏罗纪世界1》中,众人监测不到被关起来的暴虐霸王龙,女主克莱尔前往总部查看恐龙位置。偏偏在这时候,男主欧文带着两个工作人员进到关闭恐龙的地方,才导致暴虐霸王龙逃了出去。

就像《侏罗纪世界2》中,那个雇佣军在麻醉暴虐迅猛龙后,偏偏要进到笼子里拔掉恐龙的一颗牙,偏偏笼门还没有关紧。

不是说合不合理,而是这种戏剧手法,早已不再新鲜。

与时代结合的如此紧密的电影,却在如此重要的世界观构建上落了下风,没有与时俱进,不免叫人泄气。

但是,《侏罗纪世界2》仍有突破与进步,不仅是风格的转变和特效的升级。

更重要的是,“侏罗纪”系列拍到了今天,终于有了求变的心。

第三部《侏罗纪世界》的导演,又换回了第一部的科林·特雷沃罗,他能否为这个系列再注入新鲜的血液?

2021年,拭目以待。

该原创文章首发于微信公众号: 第十放映室(ID:dsfysweixin)

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ID:dsfysweixin,微信搜索关注:第十放映室

温州那里医院治疗皮肤病荨麻疹是由哪些病因引起的

免疫治疗一次多少钱

防止肝硬化突如其来地来临

干细胞移植狼疮性肾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