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傅抱石名画保护历程有争议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1:16:57 阅读: 来源:石英厂家

傅抱石画作“文革”中历劫的始末经不同的当事人回忆后,某些细节的出入又引起了一些争议。为此,记者近日进行了追访,采访到著名画家傅二石、朱琴葆、陈修范等相关见证人。朱琴葆等表示,大家其实是一起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喻继高在这个过程中是有功的。前日,傅抱石之婿、雕塑家叶宗镐也再次致电记者,表示对喻继高“一向尊敬、感激”,“他在保护傅抱石画作上是有功劳的”。

争议话题1 傅师母究竟有没有打电话给喻继高

调查结果:罗时慧确实打了电话给喻继高

此前,喻继高称“文革”中傅师母打电话给自己,而叶宗镐则认为是“打电话给画院领导”。对此,喻继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道:当时画院办公室是张文俊、音茗,基本上已经不起作用了。国画院成立了赤卫队六一七战斗队,我是队长。当时造反派还没分裂,画院就一个组织。是傅师母打电话给我的。

最有发言权的傅师母罗时慧2001年已辞世。傅家二儿子傅二石当时在山东,不知详情。不过叶宗镐对记者表示:认同喻继高的说法。“文革”中十分混乱,既然作为傅抱石学生的喻继高当时是六一七战斗队队长,对傅抱石画作应该是有一定保护力的。

而当时接到通知去傅家保护的朱琴葆回忆:只记得画院办公室主任音茗、张文俊召集大家,说傅家来电话,你们哪些人去,去干什么。傅家电话究竟是打给谁的,并没有交代。大概有十来人的样子,把当时认为问题少一点的人都派去了,张新予朱琴葆夫妇都去了,喻继高是在场的。

争议话题2 究竟有没有红卫兵抄家的场景

调查结果:不能确认。

在纪太年所整理的《傅抱石画作是怎样逃过劫难的》一文中,描述了红卫兵到傅家抄家,字画、纸墨、图册“遍地狼藉”的场景。但叶宗镐称:运画的那天没有这个场景。朱琴葆也称:到了傅家,看到叶宗镐,当时没说话。院子里人不多,面孔也没看清楚。“就是怕红卫兵抄家才赶去的,确实是怕红卫兵做出这样的事,不过去的时候还好,还没抄家。”

但纪太年称,“文章写成后,我首先将一份完整的清样稿请住在傅厚岗的傅二石先生转交罗时慧女士审阅,几天后,他让我去取稿,说罗时慧看完了,评价为:准确无误”。让记者诧异的是,傅二石断然否认有此事,并对记者表示:一切以叶宗镐所言为最权威,“因为他一直陪在我母亲身边,每个过程都有亲眼见的一手材料”。至于现场如果有红卫兵,那也是傅家的朋友,并不是来抄家的。

而喻继高则回忆:红卫兵队长叫高明伦,现在南京,可以调查。在凤凰出版社出版的《傅小石的才情人生》中,又有这样一段文字:“小石夹着尾巴做人……造反派接二连三地到汉口路傅抱石家破四旧。把傅抱石的画室捣毁……在抄家的队伍中,罗时慧认出了某个省领导的儿子。”(喻继高说的高明伦是原省领导高××的儿子)记者尚未能找到这位高明伦先生。

争议话题3 傅小石深夜移送父亲画作

调查结果:尊重叶宗镐的说法

喻继高质疑:有谁能证明?画院仓库密封,每天都有人上班,没有人听说这么重大的“失窃”。仓库钥匙在陶会计手里,他很认真,一般来说他不通过造反派头头的话,是不敢下手的。更想不通的是既然是傅家要求画院保存作品,画院造反派并没有要损害它们的想法和做法。如果傅家愿意自己收回保管权的话,可以直接提出来,深夜转移不是多此一举吗?

对此,叶宗镐表示:这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质疑是多此一举了。当时罗时慧就住在东箭道,傅小石是把画作又转移到了母亲身边。之所以要转移出来,是因为总统府内,进驻的造反组织各派正准备大规模武斗,仓库里的笔墨宣纸被取出写大字报,傅抱石画作放在国画院仓库里已不安全。

争议话题4 画作是如何从干校出来的?

调查结果:喻继高最清楚这段历史

喻回忆:当时五七干校面临解散,国画院尚未恢复,我已调出版局。我害怕傅老的画在五七干校解散前夕会因无人接收而再次沦落它方,所以找了国画院的魏紫熙、省美术馆的周健瑜三人一起去镇江桥头镇五七干校以画院的名义接收傅老的画。当时,将作品一一登记造册,一式三份。回来后,因为没有单位安放,所以,我义无反顾地承担起保管作品的责任。

记者昨日也与在香港的周健瑜取得了联系。她告诉记者,当时就是喻继高通知她去干校的,至于喻继高此举是个人行为还是组织行为,她并不清楚。

而陈之佛女儿陈修范对记者说:并没有跟喻继高等一起去干校接收傅抱石作品。不过后来,在当时的省委书记彭冲的关心下,陈之佛作品也随傅抱石作品一起送到南博去保管,她就把画从家里拿出来,先送到文化局。“这个过程,是组织上的行为。”

结语

作为局外人,也作为曾经参与的知情人,著名版画家朱琴葆的看法有一定的说服力:时间已经过去了几十年,大家也都是七八十岁的人了,从各自的角度去回忆往事,有些细节对不上是难免的,“一个是傅的女婿,一个是傅的学生,两人都是义无反顾维护傅家的利益。大家都该平心静气点,没有必要上火。双方都是在维护傅抱石的画。不管怎么说,喻继高辛辛苦苦保护了这批画,400多张一张不落交到南博,所以,不必在枝节问题上太较真了”。

法兰电磁阀批发

木工削边机

吹干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