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加沙战争对中东意味着什么

发布时间:2021-01-21 15:07:24 阅读: 来源:石英厂家

加沙战争对中东意味着什么?

在国际上不断给巴以施压要求结束敌对状态后,上周末双方达成协议短暂停火。但是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的持久停火已经证明很难实现,多轮开火之后,死亡人数仍在不断增加。  卡耐基中东研究专家对加沙危机如何影响以色列、巴勒斯坦人民以及中东其他地区给出观点。

问题:加沙冲突对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民的直接影响?  马尔旺·马沙尔(Marwan Muasher) 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主席:以色列入侵加沙以后,民调显示,哈马斯的支持率几年来首次高于法塔赫。如果以色列目的是削弱或解除哈马斯的武装,历史表明这一目标不能被实现。  以色列在过去6年中,三次对加沙的地面进攻以及2006年对黎巴嫩真主党的进攻,都没能削弱敌人。并且也没能解除敌人武装。哈马斯和黎巴嫩真主党的军事能力一直在不断增强。  以色列似乎在寻求军事目标来转移国内民众注意力,安抚以色列内阁强硬派。代价是成千上万巴勒斯坦民众的伤亡。  哈马斯这次看起来做好了更充分的准备。然而对以色列发射的火箭没有导致以色列民众的重大伤亡,但粉碎了过去几年安全隔离墙给以色列带来的虚假的安全感。而且大量以色列士兵被夺走了生命。  巴勒斯坦的舆论和大街上的氛围显示出明显的对哈马斯的支持。阿拉伯国家电视上不断播放的平民、尤其是女人和孩子令人恐怖的死伤画面。以色列宣称的避免误伤平民是不被阿拉伯世界所相信的。  以色列和哈马斯互相都没显示出兴趣,没有有效的中间方能够跟双方对话。长时间的停火似乎不可能会很快实现。如果最终实现停火,这很可能是类似于早先的停火以及不能够使和平维持更长时间。  如果没有解决核心问题——以色列的占领,可以预见将来还会不断有入侵行动,即便有短暂的停火,停火之后又会有入侵行动。承受这些打击的是加沙地区的巴勒斯坦平民。巴勒斯坦人因此在短期没有机会看到加沙占领的终止。  问题:冲突之后如何重建加沙?  摩诃·叶海亚(Maha Yahya) 卡耐基中东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尽管这次以色列对加沙的进攻导致了惊人的伤亡人数,更多的巴勒斯坦人拥护哈马斯。如果不中止持续7年对加沙的封锁,他们不接受任何的停火协议。对加沙的封锁被描述成一种集体惩罚,巴勒斯坦人就像被困在一个世界最大的“露天监狱”中。  结束封锁是争论的中心问题,也是永久停火协议里的关键内容。解决加沙地区巴勒斯坦人生活和家园的重建、长期发展问题、稳定和安全问题是至关重要的。  在以色列2008年和2012年的军事行动后的重建仍不完全。加沙的巴勒斯坦人被海、陆、空三面包围住。去医院看病常常会遇到药品匮乏的问题。封锁也会阻碍商品和资本的流动,减少商业活动,但给走私活动以可乘之机。  由于经济活动少,基础设施遭到巨大破坏,加沙居民缺水缺电,加沙170万居民中大约80%的人生活在2美元的贫困线以下。重要医疗和教育资源以及农田和渔业的淡水资源大大减少。每天只能从加沙运出一卡车商品出口。  封锁显然没有达到宣称的维护以色列安全的目的。但是成功使巴勒斯坦陷入贫穷,大约75%的加沙人的生存依赖于救助。这次军事冲突过后,需要大量的人道主义援助,在短期甚至中期内帮助加沙人存活下来。这会使加沙人更依赖于援助和帮助他们存活下去的政治党派。  不解决加沙的内在矛盾而依靠国际援助,这必须被保证不再继续,任何停火协议必须包括终止对加沙的封锁,允许居民重建他们的生活和家园。解除封锁不应该局限于亟须被用来重建家园、组织机构和公共设施的建筑材料方面,还必须包括开放农田、养殖水域,放开工业原材料进口和成品出口。  持续的封锁是不合理的,会导致进一步的不稳定和冲突。  问题:巴以冲突如何影响以色列领导层以及哈马斯与法塔赫的关系?  内森· 布朗(Nathan J. Brown) 卡耐基中东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过去几个月里发生的事情——美国国务卿克里争取停火的失败,法塔赫-哈马斯达成协议组建联合政府,以及最近哈马斯和以色列之间新一轮的冲突——突显出哈马斯和法塔赫的弱点。在最新一轮冲突中,法塔赫似乎占了上风。  现在很多事情都重新回到谈判桌上,国际社会有时会进行一些尝试,表现在工资、选举和封锁方面有所放开。类似这种放开都会被哈马斯鼓吹为胜利,加沙战争中拉马拉领导人会被认为充其量是个旁观者甚至更糟糕。的确,拉马拉不得不追赶上来,使自身政治地位赶上哈马斯,而不是反过来哈马斯遵循拉马拉路线。  但是这样的短期零和博弈的解释,尽管放在现在足够精确,可能会低估一个不寻常的国际机会。越来越被接受的观点是哈马斯自2006年对加沙的政策(孤立、制裁、规避、封锁、颠覆)只是在导致一个长期的严重后果。  问题:加沙冲突给阿拉伯地区带来什么变化趋势?  莉娜 ·哈提卜(Lina Khatib) 卡耐基中东研究中心主任:最近的加沙危机突显了中东阿拉伯国家关系的两大趋势。  首先,阿拉伯国家面对危机和巴以和平进程表现出一些疲乏。与上两次哈马斯和以色列冲突不同,最新一轮对峙,阿拉伯国家的反应相对较小。 巴以和平进程的恶性循环,利比亚和突尼斯的国内危机,黎巴嫩、叙利亚和伊拉克的边界危机,这些事件同时发生,使得阿拉伯世界对加沙的兴趣减少。以前巴勒斯坦问题是阿拉伯世界的中心问题,现在变得像一个孤立的、外部的问题。甚至阿拉伯国家联盟在这一事件中仅限于宣称支持埃及的停火提议。  其次,卡塔尔被认为是一个地区冲突调解方,这次在阻止巴以冲突方面只起了一个次要作用。卡塔尔从舞台中心退出,只在埃及和哈马斯之间起沟通桥梁作用,这可以归因于来自沙特的压力。  多哈支持穆斯林兄弟会(沙特阿拉伯的敌人)之后,沙特给卡塔尔施压希望压制卡塔尔在阿拉伯地区的风头,另外也为了支持利雅得的同盟——埃及军方首脑赛西将军,在该地区的地位。沙特阿拉伯最开始选择在幕后进行停火协商,为的是让埃及到台前发挥重要作用。  加沙危机使阿拉伯地区国家间关系的新兴动态体现出来。埃及在争夺更大的地区影响力,卡塔尔影响力减小,沙特在扮演一个新的、更具影响力的角色。阿拉伯国家身处的内部和地区危机会继续影响他们对巴以冲突的关注程度。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