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南亚恐怖活动新趋势

发布时间:2020-07-13 15:34:37 阅读: 来源:石英厂家

2月2日,巴基斯坦安全部队人员在西北部巡逻。新华社发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 傅小强

进入2013年以来,巴基斯坦发生多次严重的恐怖爆炸事件,军营、检查哨所和警察局接连遭受恐怖袭击,针对清真寺的教派血腥仇杀不断。南亚特别是巴阿地区,仍是国际恐怖活动的重灾区。

整体而言,“基地”组织在西亚北非动乱后有向中东和非洲拓展新阵地的趋势,马里、叙利亚、利比亚、尼日利亚和索马里等地甚至可能成为国际恐怖新震源,近期法国和西非经济共同体在马里北部的清剿行动,也足以说明该地区恐怖形势的严峻性。然而,这种趋势仍未改变巴阿地区作为国际恐怖重灾区的现状,特别是在巴基斯坦中近期面临复杂的国内政治安全形势和美国加紧从阿富汗撤军的背景下,地区恐怖活动已开始出现一些新变化。

首先,美国对巴阿部落区坚持无条件的无人机打击,使恐怖极端力量不降反升。美国在击毙本•拉丹后,对使用无人机的斩首式特种作战情有独钟,一年多来击毙“基地”组织和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的一些重要头目。然而,因误炸而导致的平民死伤数量远超恐怖分子,有统计表明此比例高达20∶1,由此导致的新仇旧恨可想而知。部落地区仇美情绪高涨,在难以袭击美国目标的情况下,他们把支持美国的巴政府和安全机构当做复仇目标。这是导致巴基斯坦军警部门频繁受袭的重要原因。

其次,美国2014年从阿富汗撤军的决定,间接助长了极端势力反扑和扩大生存空间。美国决定2014年底从阿富汗撤出战斗部队,只留下一万人左右的机动力量。与此同时,美国加紧与阿富汗塔利班和谈,以维持在该地区的反恐战果和战略红利。美国反恐战略调整和新战术实施,使极端组织看到了希望。有消息称,“基地”组织已针对形势变化制定了新战略,准备联手塔利班等重返阿富汗,以建立新的恐怖联盟。

再次,盘踞在巴阿部落地区的恐怖极端势力已成气候。一方面,“基地”组织残余死而不僵,以扎瓦希里为首的核心层仍然在此发号施令,遥控世界各地的分支力量。可以说,巴阿地区仍是“基地”组织活动的老巢。另一方面,巴阿本土恐怖极端势力经过多年发展,已呈盘根错节之势。除塔利班、巴基斯坦塔利班和虔诚军等较大武装外,小型团伙更是迅速冒头。巴基斯坦西北边境地区被称为恐怖分子活动的“天堂”,而斯瓦特河谷地区和南北瓦济里斯坦部落区则成为“无法无天的恐怖主义国中之国”。巴基斯坦安全部队在该地发起大规模的武力镇压行动后,恐怖分子也将两地作为与西方和巴政府直接对抗的主要战场,巴基斯坦部落区像磁铁一样吸引着外国恐怖分子。

巴阿恐怖极端势力的流向也出现一些新变化。从人员移动方向来看,至少有三大方向须引起国际社会关注。其一,巴阿部落地区的恐怖极端分子在无人机打击和巴军清剿的压力之下,向阿富汗转移进而北进中亚,特别是与中亚有历史渊源的组织,如“乌兹别克伊斯兰运动”和“伊斯兰圣战联盟”,去年中亚一些国家出现的恐怖活动回潮就与此有关。其二,阿富汗有重新成为国际恐怖势力藏身地的危险,这不仅与阿富汗塔利班在阿富汗东南部的影响与日俱增有关,也与“基地”和巴基斯坦塔利班开辟新阵地有关。巴境内市场和安全检查站频繁受袭,与这一趋向有关。其三,巴基斯坦国内恐怖极端势力出现从联邦直辖部落区向省辖二线部落区转移,巴北部地区和克什米尔受冲击的可能性增大,甚至旁遮普地区也受传染。

恐怖主义与当地部落教派观念、极端主义、反美反印情绪相结合,塔利班现象与教派冲突仇杀相激荡,使该地区成为滋生恐怖主义的土壤。一方面,塔利班化是恐怖主义、极端主义与部落、教派、武装好战结合的产物,体现了恐怖主义本地化的特性。在巴基斯坦俾路支省和卡拉奇等地,恐怖主义与当地民族分裂、教派冲突和反美反印情绪相结合,形成恐怖主义本土化的新特征。近来,俾路支民族分裂势力“联合俾路支军”在奎塔策划了针对巴国防军的汽车爆炸案。另一方面,巴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的恐怖仇杀增多,极端教派组织影响扩大,也加大了巴国内反恐难度。

随着巴基斯坦3月大选的临近,国内恐怖势力、极端势力和民族分裂势力都在加紧兴风作浪,各股武装势力肇事意愿上升,政治安全形势将更为严峻复杂。(《半月谈》2013年第4期)

阳泉定做工作服

北京西装定制

七台河订做西服

相关阅读